首页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教育 旅游 时评

民生

旗下栏目: 民生 聚焦 体育 美食

被中科院旗下公司坑惨了的骏马酒店

来源: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7
摘要:中国科学院,在国人眼里是一个多么神圣的机构。因为源于对中科院的崇敬和信任,近百位退役军人集资租赁经营北京骏马国际酒店(下文称骏马酒店)。
        中国科学院,在国人眼里是一个多么神圣的机构。因为源于对中科院的崇敬和信任,近百位退役军人集资租赁经营北京骏马国际酒店(下文称骏马酒店)。没想到却掉入了中科院旗下中科院科技服务公司(以下称中科服务公司)布下的层层陷阱之内,屡遭暗算,如今面临将被扫地出门却求告无门的境地。
 
       中科服务公司是原中科院机关服务中心,后经过整体股份制改制而成,骏马酒店所租赁经营的楼房位于海淀区中关村南一条甲1号,原定名称是中科院国际科技交流与研发大楼,原土地用途为国家划拨科教用地,建筑用途原为国际科学技术交流。中科服务公司通过国管房地(2005)145号文件,从中科院获得并以此地块与投资方北京润北通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润北通和公司)合建该楼。既中科服务公司提供国家划拨给中科院的科研教用地和审批建设施工手续,润北通和公司出资建设,双方约定大楼建成后产权分配方案为:大楼西侧21609.615平方米归中科服务公司,大楼东侧17714平方米使用权归润北通和公司所有。因该大楼土地被擅自改变用途,并改变建筑用途,在该楼竣工后也未提交“环境影响报告书”及环保部门出具的许可文件,不符合验收备案条件,所以未能通过《环评》验收,至今也未取得房产证。
 
       这栋大楼自2010年10月主体竣工时就是一栋烂尾框架楼,又因手续问题不能投入使用,2011年4月18日中科服务公司与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办公用房合作使用协议书》,租期十年;因发现大楼存在以上问题,随后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又将大楼转租给第三人冯高成,签有《合作协议书》。后来这份合作协议被骏马酒店的经营公司北京骏马百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称骏马公司)接手,并按照中科服务公司要求加入(因中科服务公司设置了合作方需注册资金1亿以上的条件)“河南福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福临公司)作为协议主体签约,形成三方的《办公用房合作使用协议书》,中科服务公司继续享有10%股权。签订后骏马公司开始装修和装饰酒店,西侧合计花费2亿多元。
 
        但是在装修期间由于大楼缺少《土地证》、《房产证》、《环评》三个重要的行政审批手续,无法办理《装修施工许可证》,造成前期装修施工中屡遭政府多个部门叫停,施工断断续续,致使骏马酒店逾期开业一年有余。
 
        装修竣工后又因该楼在使用上存在诸多行政管理限制,凡需要提供《房产证》和《环评》手续的行业注册项目均受到限制,骏马公司多次以电话和电子邮件等方式督促中科服务公司解决,但其始终推诿、搪塞,使得骏马公司预期的餐饮与服务项目至今处于停业状态,花费巨资装修的1-4层酒店至今无法经营,亏损严重。
 
        骏马酒店仅凭住宿服务收入连员工的基本工资和酒店设施维持都难以支撑,现距租期届满仅有三年多,骏马公司已投入的2亿多元的装修等投资分文未收回。
 
        现在,中科服务公司对骏马公司的困境置若罔闻,反而以拒付租金为由把骏马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腾退酒店。同时阻扰酒店经营,以产权人身份向海淀区工商局发出“停止办理营业执照函件”,众多租户的工商注册被海淀工商局拒绝,使大楼租户纷纷退租并拒缴租金,造成极坏社会影响和骏马公司经济上的重大损失。
 
        同时,根据大楼开发协议,中科院国际科技交流与研发大楼东侧产权属于润北通和公司所有。2010年10月该大楼主体竣工时,因拖欠华北建设集团公司工程款5000多万元,被该建筑公司员工长期封堵,大楼无法进行经营。润北通和公司向骏马公司求援,以出租该房屋为条件,要求骏马公司先预支2年租金5600万元解决拖欠工程款事宜,并承诺所出租的房屋手续合法,土地证、规划证、施工许可证、环保证、房产证五证齐全。双方洽谈时产权方中科服务公司原董事长伊兵在场并确认此言属实,双方即于2011年8月1日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合同约定租期15年,装修免租期为9个月后追加1个月共10个月。
 
        骏马公司在约定的时间内支付租金4000万元后,向润北通和公司索要房屋手续办理装修施工证,润北通和公司只提供了《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复印件,缺少《土地证》、《房产证》和《环评》三个必备的硬性文件。润北通和公司谎称该楼土地证已丢失,房产证尚在办理中一个月内办完,环评中科院还未办。骏马公司当时就感觉被骗,本想解约,但所支付4000万租金已被润北通和公司全部用于工程款结算,无法索回。只得硬着头皮干,装修开工后被海淀区多达九个政府行政主管部门阻拦并发出停工通知,要求凭土地证或土地证号补办开工手续。骏马公司找到润北通和公司要证号,润北通和公司却一味敷衍不予提供,故始终未能办理开工证。骏马公司只得偷着施工,干干停停,直到2013年10月才竣工,造成施工超期16个月。此次装修和装饰共计投资2亿多元。
 
        装修完毕又因无房产证不能办理营业执照,酒店闲置5个月不能开业。致使招租的客户联名举报骏马公司诈骗,并拒缴租金或退租,给骏马公司在名誉和经济上都造成了重大损失。虽经多次发函或电话敦促润北通和公司尽快解决,终无结果,只得找产权单位中科院解决办执照事宜。2013年3月8日,中科院以国管办【2013】31号《关于海淀区中关村南一条2号房屋权属有关事项的函》为骏马公司和已入住的公司暂时办理了营业执照,酒店才得以开业。
 
       因装修期、搁置期已超出免租期21个月,骏马公司损失惨重,除营业损失外仅房租一项就损失4800余万元。
 
        为了降低损失,骏马公司据理力争,并停止支付租金,以敦促润北通和公司就合同欺诈行为、无土地证造成装修工期拖延、无房产证造成酒店开业延滞进行赔偿,要求解决办理房产证、环评和解决办理执照和餐饮许可等问题。润北通和公司不但不给出合理补偿办法,反而派人发函催租,进而以逾期支付租金为由将骏马公司告上法庭,明显存在欺诈和掠夺骏马公司财产的嫌疑。
 
        更有甚者,2018年8月30日,润北通和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润培,带人冲入酒店,自称是海淀法院执行庭的,对酒店所有重要岗位的房间进行破门撬锁,强行抢占酒店重要部位,致使酒店瞬间处于瘫痪状态。骏马国际酒店职工在第一时间向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先后出动百余警力赶到案发现场,才控制住局面。当时正值北京中非论坛的非常时期,海淀分局领导对林润培做了5个多小时的工作,令其以大局为重撤出酒店,但其态度强硬,拒不服从,现润北通和公司仍有多人长期滞留在酒店会议室内。
 
        此前,林润培也曾在2017年5月18日凌晨,带领200余人冒充警察打砸骏马国际酒店,驱赶工作人员和租户,企图夺取酒店,也被警方制止。因抢夺酒店没有得逞,林润培又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在骏马酒店门前悬挂标语一年有余,并多次制造冲突、干扰酒店经营。                                                                                                                                                                                                                                                                                                                                                                                                                                                                                                                                                                                                                                                                                                                                                                                                                                                                                                                                                                                                                                            同时,由于中科服务公司和润北通和公司关于大楼的相关资质欠缺,存在行政许可不健全、法律手续不完备等问题。两公司却故意隐瞒这些瑕疵,以欺骗的手段将问题房屋向用户出租,给骏马公司制造了不可逾越的障碍和必然的违约陷阱,妄图达到堂而皇之攫取骏马公司4亿多元装修成果的目的,是一种卑劣的合同欺诈行为。进而两公司通过各种骚扰方式,逼迫骏马公司退出,更是公然的抢夺。
 
        更为恶劣的是,中科服务公司竟然蒙蔽就职于中科院的人大代表,称是骏马酒店强行霸占了中科院的科研资源,造成他们科研活动无法进行。鼓动这些人大代表向法院递交反映材料,对法院的司法活动进行施压,迫使法院在司法活动中采取偏袒中科服务公司的态度,进一步使骏马酒店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
 
        另外,中科服务公司急于把骏马公司赶走,是因为以赵红岩为首的部分公司领导用零出资(即实物认缴出资,实际出资0万元)的方式占有了公司总计35%的股份,骏马酒店所租赁的楼房也有这些中科服务公司领导份额,他们急于实现获利的目的。赶走骏马公司,可以无偿得到完整的经营场地,同时还能再行租赁获利。
 
        骏马公司投资经营骏马酒店的初衷,是为解决退伍军人就业问题而搭建一个投资创业平台,是为国分忧,是为这些老兵曾经为国家安全、领土完整而付出代价的补偿,更是想探索一种通过退役军人自身造血实现良性循环发展的有益尝试。没想到刚进北京就落入中科服务公司的圈套,辛辛苦苦装修好的酒店将被其及其合谋者轻松拿走,弄得两手空空、血本无归。
 
        骏马公司及其投资者心有不甘,必将为自身权益与那些敢于以身试法者抗争到底!
责任编辑:网络

上一篇:交城县环境污染情况反映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